顺配宝

唐代杰出的政治家李德裕,最终却被贬客死他乡

  你们知道李德裕的故事吗?接下来趣历史小编为您讲解。

  “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”唐代大诗人李商隐的一生恰如他写下的种种哀伤缠绵的句子,虽然绚丽,终不免早早凋落。在病痛和仕途生活的双方面的夹击摧残之下,这位才华横溢的诗人只活了四十五岁便去世了。原因也是人所共知,李商隐深陷牛李党争之祸,仕途上进退两难,再加上诗人的天性脆弱敏感,当日的秋阴不散,只剩枯荷伴着雨声留给后人细细听取了。今天我们就来说说唐王朝后期那场著名的党锢之祸“牛李党争”的一方主角——李德裕。

image.png

  李德裕不光自己一度是权臣宰相,他的家世本就十分显赫,其父李吉甫也曾任高官,中书侍郎位近宰相。超将李德裕与管仲商鞅诸葛亮王安石张居正顺配宝并列,将他们称为中国历史上的六大政治家。

  宪宗年间,党锢之祸未启之时,牛僧孺等人就曾和李德裕一门打过交道,当然也是不愉快的记忆。宪宗某年,牛僧孺等还未中进士未入朝廷,以举人身份应科举时撰文肆意批评朝政,没想到考官倒很喜欢,把他们推荐给皇帝

  李吉甫认为牛僧孺这是指着自己来的,就以宰相之尊在宪宗面前讨求公道,还说他们是串通一伙,来整自己。宪宗当然还是护着自己的亲信大臣的,于是黜落牛僧孺等,贬官考官,没想到朝野大哗,都觉得你以宰相的身份竟然如此没有肚量,去欺负一个举子,这也太嫉贤妒能了。大家都不满了,英明神武的唐宪宗顺配宝也没了办法,只能将李吉甫也贬官外地了。彼时李德裕还未入仕途,却已暗暗埋下以后牛李党争派系争斗的火种。

  父子虽都近乎为宰相,儿子却更胜老子顺配宝一筹。李德裕自小聪明不凡,且思考问题很有格局。《唐语林》载,李德裕幼年神俊过人,唐宪宗对他十分欣赏,还曾经抱着他在自己膝上,以示亲昵喜爱。父亲李吉甫在朝廷群臣中素以敏捷善于辩论著称。当时的宰相武元衡估计对李吉甫能言善辩有点不爽,说不过老子,就要考一考小子。武元衡把还是小孩子的李德裕单独唤到身边,问他:“吾子在家喜欢看哪些书啊?”其实是想借此探查他的志向。

  李德裕却没搭理武元衡。武元衡心里想,这孩子是傻了吗,见到我连句利索话都说不出来了,还说是能言善辩的李吉甫的儿子。第二天,武元衡上朝见到李吉甫,把这件事都告诉了他,还嘲笑李吉甫。李吉甫听了一是不高兴觉得丢人,一是觉得不相信,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啊,不是那种羞口羞脚的,马上赶回家兴师问罪。李德裕不紧不慢顺配宝的说:“武公元衡身为宰相,星辉辅弼、君臣佐使,这才是他的职责所在。对人不问治国理政调鼐阴阳的道理,却对我一个小孩问爱看什么书。书者,是学校是礼部的职责。武公言辞不当,因此我不回答他。”李吉甫一听大喜,把李德裕的话原封不动又带回给了武元衡,武元衡这才觉得惭愧起来。从此李德裕神童之名渐渐传播出来。

image.png

  李德裕一生中最光辉的时刻就是在唐武宗会昌年间,因受到皇帝信用而一跃晋升宰相,君臣知遇,做出了一番政绩。李吉甫李德裕父子都是从扬州地方任职而回朝入相的,继世为相本来就很难得,发迹的地方还都在一起,并且二人出镇地方和出将入相的年龄也一模一样,更是难得。

顺配宝  李德裕为相国、太子少保之时,曾经召见一位老僧询问自己的祸福荣辱。老僧回答说:“公是贵人,我现在不能立刻测出天机,希望设坛立佛像以求问佛祖。”李德裕照做了,老僧居于佛坛之间待了三天三夜,对李德裕说:“公虽是命里贵人,如今已居相国之位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但灾祸凶戾还不能避免,恐怕将来免不了万里南行啊。”李德裕大怒,把老僧呵斥了一顿。第二天,又换了个僧人询问,还特意嘱咐让他仔细观察,于是另一个僧人也设坛三天。没想到这个僧人更狠,直接告诉李德裕:“南行的日子,已经不满十天啦,命里定数不可逃脱。”李德裕更不高兴,就说:“大师怎么证明不是胡说?”僧人说:“我可跟你讲述以前的事作为验证。”李德裕不信。

  僧人当即指着脚下所站土地说:“此下有石函。”命人挖地三尺,果然有石函在下。李德裕这才有些相信,就问:“南行之事不能免除,那还能不能回来呢?”僧人回答:“公一生本应吃一万只羊,现在只吃了九千五百只,还欠五百所以还能回来。”李德裕叹了口气说:“大师真是神人,我年少时却曾做梦有北都牧者牵万羊与我,我从未告诉别人。”不到十天,李德裕的朋友忽然寄来封信,还附了五百头羊,告诉僧人,僧人说:“万羊已满,相国恐怕还不了了。”果然,旬日以后,李德裕被贬潮州司马,连贬崖州司户,关山万里,最终死于任所。

顺配宝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推荐中…

24小时热文

换一换

最新更新

  • 人物
  • 解密
  • 战史
  • 野史
  • 文史
  • 文化

最新排行

  • 点击排行
  • 图库排行
  • 专题排行

图说世界

换一换